演示站

当前位置:主页 > 独家策划
[field:writer/]

车企账面大盘点:谁得意 谁尴尬?

2021-04-08
来源:Pixabay

随着一企抢到业绩成绩单,很难想象,一年前的市场遭遇了数十年来未曾有过的至暗时刻。

时间返回一年前。疫情造成市冰封,企关厂停工,裁员降薪。疫情最严重时期,甚至导致行业产量骤跌至2015年的同期水平。在一片唱衰的声音中,中国市场挺住压力、逐渐复苏,去年下半年以来,每月维持8%左右的增速,最终将全年累计销量的降幅收窄至1.9%。

大势向好,但反映在企的财报上,则是几有缘几愁。过去一年的时间里,日系、德系品牌展示出了强劲的“御寒”能力,豪华品牌更是为集团母公司可怕“敛财”。强势自主品牌同样进在逆风局中跑输掉大盘,营收和利润出现了双增长。同时,也有一些自律品牌在市寒冬中掉队,甚至一蹶不振。

新能源方面,国内新造头部梯队成员蔚来、理想以及小鹏虽然仍未挣脱亏损,但营收以及毛利率等方面均有不同程度的增长。三者半遮半掩回国港上市的消息,也沦为其不断进军的佐证。

在这场未定胜负的战局中,有人自由选择冒雨前行,有人则在转型的阵痛中徘徊不前。

合资兴则集团兴

对于北京以及广等大型集团来说,旗下合资品牌仍然是仅次于的“利润奶牛”。

2020年,北京营业收入同比微增0.89%至1769.73亿元,毛利同比快速增长11.97%至421.4亿元。尽管北京在2020年进行了结构性调整,但业务层面仍然没提高对飞驰的倚赖。北京飞驰在2020年整销售61.1万辆,同比增长7.7%。与北京奔驰涉及营业收入,同比增长9.37%达到1696.95亿元,占北京当年总营收的96%。

相比下,北京品牌的年度收益仅为72.78亿元,同比上升64.1%,毛利为负36.66亿元,这意味著北京品牌不存在严重的价格凌空。对此,北京称之为北京品牌营收及毛利上升,主要是由于竞争加剧造成销量下降以及新能源补贴政策的退坡。

这一年,北京集团整销量同比上升18%至116.9万辆。下降原因主要是北京自主品牌和北京现代销量的滑坡,其中北京现代则同比下降28.7%至50.2万辆,北京品牌同比下跌51%至8.2万辆。

来源:北京官网

合资强势、自律羸弱沦为北京发展的真实写照,而与北京南北东临的广集团,同样凭借合资品牌实现了逆转。

2020年,甚广集团营业总收入同比增加5.87%至3954.98亿元,净利润为59.65亿元。同期累计销量204.38万辆,同比上升0.89%,优于行业的平均值跌幅,这让广集团的产销规模名列提高至行业第四位,是广集团近十年以来的最低名列,其占有率从5.3%提升至8.1%。

能有这番增长,主要归功于集团旗下合资企业“两田”的拉动。去年广本田实现产销80.56万辆和80.58万辆,同比分别快速增长3.73%和2.65%,甚广丰田构建产销76.5万辆和76.5万辆,同比分别快速增长14.08%和12.17%,两者合计销量占据集团总销量的77%。

相应地,来自甚广本田和广丰田营业收入也随下跌。2020年,甚广本田营业收入同比增长12%至1184.27亿元,对广集团的利润贡献同比上涨了12.6%至35.7亿元。广丰田营业收入同比增幅为13%超过1107.58亿元,对广集团的利润贡献同比快速增长了49%至48亿元,“两田”对广集团总的利润贡献高达83.7亿元。

相比下,甚广集团自律品牌和其它合资品牌则沦为集团的短板。2020年,甚广集团自主品牌去年销量也同比下降7.95%至35.40万辆,而甚广乘用的营业收入则为419.65亿元。甚广三菱和广菲克则遭遇严重下滑,年销量分别为7.5万辆和4.05万辆,营业收入的跌幅均超过40%。

Jeep新的指南者来源:甚广菲克

广和北的合资品牌尚能撑起一片天,上集团却因合资品牌快速增长力弱,在营收、利润方面创下将近五年新高。

2020年,上集团构建营业总收入同比下滑12.52%至7421.32亿元,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下降20.2%至204.31亿元,这主要归因为旗下对销量和利润贡献较大的合资企展现出下滑。

这一年,上大众总销量同比减少24.79%至150.55万辆,归属于上集团的净利润同比下降22.65%至154.89亿元,上通用全年销量同比暴跌了8.29%为146.75万辆,对上集团的净利润贡献为41亿元,同比下滑62.56%。在2020年,仅上大众和上标准化两合资企业的收益就增加了近114亿元。

新的“自律一哥”争

2020年一个比较显著的变化是,强势自主品牌逐渐找到定位并站稳脚跟。

营收多达1500亿元,同比增幅22.59%,是比亚迪在2020年交还的成绩单;此外,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42.34亿元,同比增长162.27%。比亚迪回应,营收和利润齐升主要是运营效率提升及新产品毛利下降有关。2020年。比亚迪毛利率达到19.4%,同比提高3.1个百分点。

复盘过去一年,比亚迪股价不断飙升,市值也打破上集团,沦为当红企中的“市值一哥”,公司经营性现金流大幅快速增长207.9%至453.9亿。

年报中也秘藏着比亚迪的野心。在2020年的营收中,及涉及产品收入同比增长32.76%至840亿元,是公司营收的主要来源,占比53.6%,手机部件、组装等产品业务的营收同比增长12.48%至600亿元;二次充电电池及光伏营收同比增15.06%至120亿元,这两大业务分别占据总营收的38%和8%。

来源:《酌闻》节目截屏

如今,比亚迪逐渐成为横跨、电池以及半导体等多个领域的集团。“比亚迪想做到手机,那是分分钟的事情。”前不久,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在《酌见》节目中说。在他显然,模具是工业母,消费电子的制造并不难,比亚迪更看重的是对智能产品的全方位的产品实力,比如打造太阳能+储能+电动仅有产业链的闭环管理。

比亚迪发展烈火烹油际,吉利作为中国品牌乘用的销量冠军,却经常出现了营收和利润的双下滑。

2020年,吉利营收同比下降5%至921亿元,净利润同比下降33%至55.7亿元,毛利率为16%,与去年同期相比减少1.4个百分点。市场随给出反应,财报发出的第二天,吉利股价跌幅就超过10%。

对于业绩逊于预期的原因,吉利控股有限公司行政总裁、继续执行董事桂生悦解释称,主要不受疫情和原材料涨价等客观因素影响。此外,吉利正处于转型过渡期,“大部分产品正处于生命周期末端,竞争力和盈利能力不强。”

即便如此,吉利业务面临的极大挑战也不容忽视,截至目前,吉利新能源业务并没有太大起色。2020年吉利共销售出6.8万辆新能源,占据总销量的5.2%,和比亚迪新能源16.29万辆相比还有相当大的差距。不过为了避免打散,吉利前不久月推出了高端电动品牌——“极氪”,以此正面入局新能源市场市场竞争。

极氪001来源:吉利官方

在自律企第一梯队中,长城2020年全年营业总收入约1033.08亿元,同比增长7.38%;净利润53.62亿元,同比增幅约18.36%。而长安乘用板块实现销量97.84万辆,集团净利润预测区间为28亿-40亿元,实现了扭亏为盈。

其它企方面,东风公司在2020年实现营业收入137.33亿元,同比增长1.58%,构建净利润同比快速增长25.11%至5.54亿元。而江淮,同期营业收入同比上升9.42%至428.31亿元,净利润却构建了34.52%的于是以快速增长,达到1.43亿元。

对于江淮来说,在营收下降的情况下实现净利润正快速增长,主要源于新能源的巨额补贴。公司报告表明,2020年,江淮销售新能源4.98万辆,实现营收43.55亿元,同时公司收到的新能源补贴达到7.93亿元,这意味着如果没补贴收入,江淮的净利润将会呈现出负增长。

被排斥至市场边缘的海马和众泰,如今仍未发布业绩报告。根据公司业绩预告片显示,海马预计亏损9亿-13.5亿元,而众泰预计将亏损60亿-90亿元。

头部新势力企摆脱阴霾

对于正在希望发育的新能源市场来说,虽然目前市场份额只占到市场总量的5%,但市场辽阔。

截至发稿,蔚来、小鹏以及理想均已发布2020年财报,从账面数据来看,虽然整体均未挽回亏损,但是从营收以及毛利率方面均有有所不同程度增长,而且三者年度毛利率均实现了安乐乡。

2020年全年,蔚来交付量同比增长112.6%至4.37万辆,总营收随同比快速增长107%至162.57亿元。其中毛利为18.734亿元,较2019年的-11.988亿元快速增长了30.722亿元,毛利率也达到了11.5%,在2019年同期毛利率-15.3%的基础上构建转正。

对于蔚来而言,2020年是转危为安的一年。股价上升的同时,不断融资也让其会为钱发愁。“2020年蔚来总体经营步入正轨,并转入加快发展阶段,经营效率和体系化效率都构建了提升。”蔚来CEO李斌对公司过去一年得出了这样的评价,李斌透漏,2021年蔚来在研发方面的投入预计将增加一倍,超过50亿元。

来源:蔚来官方

加大研发力度也沦为理想和小鹏接下来的重点。在年度业绩会上,理想表示,2021年要将研发投放从去年的11亿元提高至30亿元。小鹏虽然未透漏明确金额,仍表示会大幅减少研发投放。2020年全年小鹏全年的研发费用为17.26亿元,研发费用占收益的比重超过29.53%,沦为占比最低的造新势力。

充裕的储备资金是加大投放的确保。目前蔚来、小鹏以及理想享有现金、现金等价物分别达到了424.5亿元、353.42亿元以及298.7亿元。2021年初,小鹏还获得五银行牵头授信额度128亿元。

经历了前期资本的狂欢和低潮,如今暂时落败的新造企业再次为行业带给曙光。在这股浪潮下,也更有了各路巨头入局。

2020年8月,恒大健康月改名恒大,7个月后,恒大交出了首份业绩报告。2020年,恒大营收同比快速增长174.8%至154.87亿元,毛利26.95亿元,同比增长42.8%。但从收入类型来看,健康管理分部贡献了恒大98.79%的收益,新能源占到比仅为1.21%。

2020年,恒大在新能源业务方面虽然亏损81.9亿元,但累计2020年底,恒大的账上仍有104.8亿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。与此同时,去年恒大就引进了腾讯控股、滴滴上下班、云峰基金、红杉资本等投资者,筹措到40亿港元。今年1月份,恒大又拿到6名投资者高达260亿港元的巨额以定减,沦为新能源赛道目前为止最大规模的股权融资一。

来源:小米官方

凡此种种,都表明新造投资热潮仍在继续。3月30日,小米集团CEO雷军月介绍了小米造计划,首期投资为100亿元人民币,预计未来10年投资额约100亿美元。

新的入局者摩拳擦掌际,作为A股第一上市的新能源企,北新能源已经被远远扯在身后。2020年北新能源销量同比下滑82.79%,仅为2.59万辆。其母公司北蓝谷发布公告表明,2020年预计亏损60亿-65亿元,去年同期盈利0.92亿元。

北蓝谷回应,净利润大幅下降的原因是疫情致使产销量下滑,但这并无法完全概括北新能源存在的问题。早年间主要发力B端市场,让北新能源很快关上销路,但随着共享上下班市场萎靡,B末端市场也不再风光,北新能源随遭遇极大冲击。

如今ARCFOX品牌沦为北新能源的希望。前不久,北新能源董事长刘宇立下flag:2021年ARCFOX的销量目标为1.2万辆。这个数字和蔚来们的成绩比起并不激进,甚至还有些激进。

不过从自2020年10月上市后,ARCFOXαT当年的累计销量仅700余辆。若要在今年实现月销平均1000辆的水平,显然还必须做到更多努力,才能避免起大早赶晚集的失望。

相关热词搜寻:

热门浏览
今日推荐
最近热点
Top